• 专家简介
  • 课程简介
  • 评论

姜红叶,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科,主治医师,硕士。


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十余年,对妇科常见病、多发病有丰富的诊治经验。


擅长妇科腹腔镜、宫腔镜及阴式手术等微创手术治疗。


研究方向: 子宫内膜异位症、不孕症等疾病的临床和基础研究。


发表SCI论文5篇。核心期刊论文17篇。


参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因1项,省自然科学基金1项。

病例摘要


病史简介:患者李某,39岁,因“痛经7 年,加重1年”入院,患者7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痛经,口服止痛药可明显缓解。近1年来出现痛经加重,伴经期肛门坠痛,口服中药、止痛药症状无法缓解,肛门坠痛进行性加重,月经无明显增多。患者无生育需求,要求保留子宫。


既往无手术史。G1P1。


妇检阳性体征:子宫增大如孕7 周,后壁饱满,活动可,左侧骶韧带稍增粗,触痛明显。


妇科超声:子宫后壁局灶腺肌症。


手术要点


1、分离黏连,恢复盆腔解剖。合并黏连的患者,先分离子宫周围黏连,恢复盆腔解剖,展示子宫全貌,了解子宫腺肌症病灶累及范围。本例患者子宫左后壁与左侧骶韧带黏连,且左骶韧带有内异症病灶累及,因此,彻底分离黏连才能充分暴露内异症病灶范围(腺肌症、骶韧带病灶),暴露是彻底切除病灶的前提。


2、分离面止血:子宫肌层注射垂体后叶素可减少创面出血。术中可选择双极电凝凝固出血点,注意深部浸润型内异症特别是主骶韧带受累者,同侧输尿管容易被挛缩病灶向病灶内侧移位改变正常走形,因此止血时一定要仔细辨认输尿管走形,必要时分离出输尿管避免热损伤。


3、切除病灶:可直接用旋切器切除病灶,也可用超声刀或者剪刀沿着病灶边缘整块切除病灶,本例患者采用超声刀切除,术中边切边凝,创面出血非常少。切除过程中要“边切边探”,尽量一次整块切至病灶底部,术中宫腔可放置探针自宫底部向宫颈移动判断切面是否贴近内膜。月经多者可去除部分内膜组织。本例患者月经正常,因此保留其正常内膜组织。


4、缝合:穿透宫腔者需先缝合子宫内膜组织关闭宫腔。腺肌症病灶切除后通常创面比较大,该患者几乎整个后壁缺失。缝合时可取出举宫器,宫颈钳嵌夹宫颈向内上方向推,助手钳夹宫底部组织向下推,使子宫后壁创面充分暴露于术野中。一般从后壁下段开始缝合。将剩余宫壁组织由两侧向中央缝合牵拉,对合后组织不对称时可以重叠缝合(将组织多一侧子宫肌层覆盖于对侧肌层表面)。


缝合浆膜层时,由切口边缘(浆膜面)进针,远离切口处触针,再由对侧切口边缘(浆膜面)进针,远离切口方向出针,如此缝合切口,拉紧缝线后可将子宫肌层向内压迫,不仅可有效止血、使创面平整、光滑,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形成空腔、死腔。


评论文章